射箭展露別樣時代光彩

2020-08-25 09:04 中國體育報

  射箭活動起源於遠古人類狩獵、生產生活的需求,發展至今,經歷了狩獵、戰爭、娛樂競技功能的演變。

  石器時代出現了早期弓箭,弓為木杆,箭頭為石或骨磨製成尖狀。由於弓箭具有的遠距離殺傷能力,增加了人類征服自然的威力,《越絕書》卷十一中記載“禹穴之時,以銅為兵”,説明在金石兼用的夏禹時代已出現了銅鏃;殷商之後,銅鏃代替了石鏃,弓箭演化為軍事武器,弓箭的社會需要決定了它的社會地位,由此,射箭技能成為最早進入了中國古代學校教育的範疇,夏朝已經有了專門的習射機構“序”。《孟子》雲:“序者,射也”。西周時,出現了我國最早的教育體系——六藝,要求學生掌握“禮、樂、射、御、書、數”六種基本才能,謂為“君子六藝”,是古代男子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本素質。商代統治者擁有強大的軍隊,而軍隊的主幹是由貴族家族的成員組成的,因此“射”在貴族階級教育中佔有重要的地位,商代除步射外,還出現了騎射形式,廣泛應用於軍事訓練內容,已經帶有濃厚的體育競技意義。

  到了漢代,射箭活動普及,競技性的比賽形式不斷出現,在西北地區的軍中,盛行被稱為“秋射”的射箭比賽。隨着射箭技術的不斷髮展,唐代出現了專門研究射箭技術的理論著述,如王琚《射經》、張守忠《射記》、任權《弓箭論》。宋代由於邊境環境的紛爭變化,民間自發性的組織了弓箭社,弓箭社一方面對於抵禦外患和保衞家鄉安全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對推廣民間武術活動起到了積極作用。

  清朝以後,隨着火器時代的到來,弓箭逐漸在戰爭中降低了它的作用,但作為一種強身健體和培養意志的基本訓練,射箭卻一直在宮廷、軍旅乃至民間經久流傳。清代皇帝曾將“騎射”列為重要的治國方略之一,為防止八旗軍貪圖安逸、荒廢騎射,將“射獵”作為訓練皇室貴族、八旗子弟最重要的技能之一,自康熙帝始,設立木蘭圍場,率領王公貴族、百官、八旗士兵及內蒙古四十九旗的官兵,舉辦以狩獵為主要活動的“木蘭秋獮”,此後形成一項重要的政治制度,成為清朝皇帝聯絡北方蒙古諸部和其他少數民族的重要典禮活動,“木蘭秋獮”成為校驗士兵軍事能力,考核軍隊作戰能力的大型政治活動,在一定程度上凸顯了“射獵”活動的競技性功能,並對周邊少數民族射箭文化傳承與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射箭運動已經成為我國傳統體育文化項目。國家體育總局開展的體育六藝系列活動中,射箭作為重要內容也融入其中,散發出了別樣的時代光彩。

(作者:覃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