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 無問西東 ——從軸心時代的華夏到希臘

  休閒體育和健身運動是伴隨着人類社會文明的不斷髮展而產生的一種社會文化現象。不同時期、不同地域所形成的體育休閒文化和健身活動方式各不相同,並伴隨着人類文明的不斷進步,逐漸衍生、形成不同的休閒體育文化觀念和健身運動行為。

  德國思想家卡爾·雅斯貝爾斯在《歷史起源與目標》中第一次把公元前500年前後,即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和西方的古希臘時期,同時出現在東西方的人類文化突破現象稱之為軸心時代。

  這一時期,是中西方人類精神文明集中地取得重大突破,因地域性和適應性的不同,中西方休閒觀念也存在顯著差別,決定了軸心時代中西方休閒體育和健身運動方式存在的差異。中國休閒體育以靜態為主的休閒理念,西方傳統體育則強調以動態為主。

  今天是全民健身日,讓我們一起看看在軸心時代的中西方休閒體育和健身活動吧。

追求修身養性的華夏健身運動

  春秋戰國時期,隨着生產力的發展,中國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方面都出現了深刻的變革,形成了百家爭鳴的繁榮氣象。

  雖然當時中國並沒有“休閒體育”的概念,但是卻岀現了以放鬆、娛樂為目的的休閒保健活動。休閒活動和健身運動方式不僅表現在“六藝”中“射”、“御”和“樂”中的舞的教學上,也表現在以慶典為主體形式的民間傳統體育和民俗體育的休閒活動中。例如,蹴鞠、鞦韆、舞龍、競渡、登高、投壺和棋戲等娛樂和嬉戲的體育項目。

  注重文武兼備的射禮

  西周時期出現了射禮,這是一種以射箭、比賽、禮樂、宴飲為載體的中華禮儀,“射”只是表,而“禮”才是其追求的核心價值。射禮按等級從上至下分為四種,即大射、賓射、燕射和鄉射,射禮有一定規模、程序、制度和嚴格細緻的分工。



上圖:戰國水陸攻戰紋銅壺拓片局部,其頸部裝飾區描繪了射禮

下圖:射禮儀式中周天子所用虎侯及畿內諸侯所用的熊侯(選自《忘憂清樂——古代遊藝文化》)

  注重道德修養的蹴鞠與投壺

  蹴鞠最早稱為蹋鞠,戰國時期,蹴鞠又叫“蹋鞠”。史料記載,蹴鞠在戰國時期在民間已經相當普及了。13世紀的《蹴鞠圖譜》,以專章論述了儒家的“仁、義、禮、智、信”如何在蹴鞠中體現,該書指出:要和氣、信實、志誠、行止、温良、朋友、尊重、謙讓、禮法、精神,禁戒多言、賭博、爭鬥、是非、傲慢、詭詐、猖狂、詞訟、輕薄、酒色。

  投壺起源於射禮,是由射箭演變而來的一種體育娛樂活動。其特點是投壺者站在離壺一定距離的地方,把箭投向壺中來計算籌的多少以決定勝負。《禮記•投壺》記載:“投壺,射禮之細也,燕而射,樂賓也。庭除之間,或不能弧矢之張也,故易之以投壺。”投壺不只在諸侯貴族之中開展,在民間也已普遍流行。

  注重和諧不爭的圍棋

  圍棋的出現和我國古代哲學有着密切的關係。圍棋體現了《周易》中的“天人合一”、陰陽對立統一的觀點。

  圍棋距今有4000多年曆史。中國的春秋時代,圍棋最早是以“弈”之名面世,在《春秋左氏傳·襄公二十五年》已有“弈者舉棋不定,不勝其耦”故事。孔子也對廣為流行的圍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論語·陽貨》)圍棋因其所具有的鍛鍊思維、陶冶情操的教育性在中國體育發展史上長盛不衰。

  注重娛樂身心的民間健身活動

  鞦韆,也是在中國起源較早的一項民間體育活動。《事物紀原》中記載:“鞦韆,山戎之戲,其民愛習輕矯之態,每至寒食為之。自齊桓公伐山戎,此戲始傳入中國。”

  飛鳶,又稱木鳶、紙鳶,即風箏。《墨子•魯問》記載:“公輸子削竹木以為鵲,成而飛之,三日不下,公輸子以為至巧。”公輸子即公輸班,是春秋末期的巧匠,他製成的木鵲能飛在空中,三日不下。

  雜技百戲來源於先秦時期的角力,其發展融合了流散於民間的雜技、舞蹈和遊戲,通過特定的表演形式展現出來。演出的節目形式多樣、內容豐富,規模大小不一,深受百姓喜愛。雜技中的尋幢、衝狹、燕濯、履所、疊案、弄丸、飛劍、馬術、鬥獸等,都與體育活動有一定關係。

追求更高、更快、更強的古希臘健身運動

  從狹義的層面來看,健身一詞源於古希臘語“gymnazein”。古希臘時期的健身運動是獨立於戰爭訓練、體育競技訓練,面向大眾的運動方式。啓蒙運動時期,面向普通大眾的健身運動,重新以體育教育的形式出現。其內容伴隨人們對於身體科學研究的深入而更為科學和成體系,如跑、跳、爬等為核心訓練內容,目標也更明確為“提升身體基本素質”。當時的古希臘人注重身體的勻稱、協調、強壯和健美,以力量、速度、柔韌、靈敏等來充分展現人體的力和美。

  古希臘的運動也有固定的場所——古希臘公共健身房。標準的健身房空間分為體能訓練區和跑步區兩部分,均為室外的柱廊庭院。健身房不僅被看作“第二個市場”,更被看作檢驗城市品質的重要標準。

  在健身房中,訓練者首先要全身塗抹橄欖油和粉末,起到保護的作用。健身房中的訓練內容以集體訓練為主,在專門教練帶領下進行,具體的訓練內容雖然同體育競技有所相同,但總體上是獨立的體系,旨在美、力量、敏捷以及形體。柏拉圖論述了健身房中訓練的“兩種方式——舞蹈和摔跤;前者旨在保持身體的體態和自由度;後者旨在提高身體的靈敏度以及四肢和軀幹的健壯程度”。

  在健身器械使用上,古希臘人除使用諸如標槍等同戰爭、競技體育相關的器械,也會採用球、鐵環、拳擊吊袋以及平衡棒等用於力量和體形訓練;甚至巨大的石塊也會直接作為訓練器械使用。在訓練的最後,訓練者會緩慢減少運動量直到身體完全恢復平靜。訓練結束後,他們會颳去身上的油、粉末和汗水,並進行沐浴。

  軸心時代的中西方休閒健身運動以娛樂身心、挑戰自我的理念引導着健身活動向着迴歸自然、實現真我的多元化趨勢發展,並伴隨歷史的更迭遞進逐漸形成以崇尚禮讓、和平處世為價值取向的體育精神。

  今天是我國第12個全民健身日,讓我們繼續邁着堅定的腳步,戰疫健身,在通往健康中國和體育強國的道路上堅定初心、無問西東、勇往直前!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