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健體魄 錘鍊意志,體育助將士乘風破浪

  作為一項古老的社會文化活動,體育自產生之初就與軍事和戰爭結下了不解之緣。

  早在上古時代體育就被用於戰爭和軍隊的訓練。體育的最直接目的是強身健體,而軍事的最終目的是獲得戰爭的勝利。千百年來,由於身體訓練能夠增強體質、磨練意志、提高技能,因此體育活動成了滿足軍事需要的重要手段。

原始時代

  為了獲得生活資料和保護自身安全,在人與人之間的搶奪和自衞以及人對野獸的圍捕和防衞等活動中,逐步發展了走、跑、跳躍、攀登、爬越、舉重、投擲、射箭、拳擊、摔跤、泅水、越野以及搏鬥等攻防技能,形成了軍事體育的雛形,軍事體育開始萌芽。

夏商周時期

  戰爭的形式發生改變,車戰成為作戰的主力,戰爭的兵器從石制兵器轉換為青銅兵器。頻繁的戰爭和輕便鋒利的青銅兵器的使用對於兵員的身體素質及作戰技能都有了更高的要求,此時軍事體育是軍事技能和身體訓練的統一,其主要項目包括射、御、武舞、田獵和騎術騎射等。

春秋戰國時期

  隨着戰爭規模的不斷擴大和時間的延長,作戰的方法、兵種也都發生了相應的變化,為軍事戰爭服務的軍事體育得到了相應的發展,主要有射和御、角力和舉鼎、擊刺和拳術、奔走跳躍和投石等項目。這個時期也出現了水戰,士兵不但要求有較高的游泳技巧,還要有一定的操舟能力,出於水戰的需要,出現了“強鈎”等水上軍事技能,後來逐步演化為現在的拔河。

秦漢三國時期

  這一時期處於中國封建社會的上升時期。武藝是秦漢時期的軍事體育項目主要內容,包括騎射、手搏、兵械練習。自漢代起,作為訓練士兵身體素質的重要手段的蹴鞠運動有了快速的發展,不僅個人技術和集體配合的水平都得到提高,並且形成了比較完整的競賽制度。

魏晉南北朝時期

  這一時期是我國曆史上戰亂頻繁、分裂割據的動盪時期。魏晉以後,隨着少數民族騎兵大規模進入中原、封建部曲封蔭制度的發展,以騎兵為主的騎步聯合的新型陣戰成為作戰的手段,武藝成為軍隊進行軍事技能及身體素質訓練的主要內容,武藝的訓練較前更加規範,要求也更加明確,出現了一些較為穩定的器械練習套路,併產生了配以圖譜的《馬射譜》、《馬槊譜》以及《騎馬都格》等專著。

隋唐五代時期

  隋唐五代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強盛時期。封建統治者對武舉的重視,有力地促進了軍事體育的全面發展,其中以射術、刀術、劍術為主的武藝成為當時軍事體育最主要的內容。角抵在隋唐也受到了重視,它是“兩兩相當”的競力性項目,軍隊用角抵訓練來培養士兵的力量和勇氣。在唐代,軍隊中還出現了專業的角抵隊伍,推動了角抵技術的發展,這個時期角抵傳入日本,逐漸演化成為日本著名的體育運動——相撲,此外唐代的擊鞠(打馬球)也是當時重要軍事體育項目。

宋、遼、金、元時期

  頻繁的戰爭環境不僅要求士兵有強健的體魄,還要有嫺熟的騎射和使用刀槍等兵器的技能,以騎射為中心的武藝訓練的體制和內容進一步得到完善,其他軍事體育項目如相撲(角力)、狩獵、長跑和水上活動也都得到相應的發展。在宋代,軍事體育項目主要以馬上武藝為重點,兼習其他武技,當時頒佈了不少軍事訓練的技藝考核標準,包括 “試弩射弓”、“打球走馬”、“飛槍斫柳”及“走馬舞刀”等。

明清時期

  摔跤一直都是明清時期軍中士兵進行軍事訓練的重要體育項目,而且規則方法日益完善,技術技巧也大有提高,並配有專門的摔跤教師。“冰嬉”是古代冰上活動的泛稱,從北方寒冷地區來的清初統治者從軍事着眼,十分重視軍中的冰上訓練,並將這種習俗列為軍事技術,並且定期進行檢閲。清末著名的大通學堂、中國體操學校、重慶體操學堂等體育學校的建立,極大地推動了軍事體育的開展,使體育直接成為推翻封建王朝的利器。

近代軍事體育發展

  近代軍事體育包括體能訓練和作戰技能訓練,其中體能訓練主要有簡單的俯卧撐、扳手腕、角力遊戲、武術、石鎖等,而作戰技能訓練包括射擊、投彈、刺殺、超越障礙和越野賽跑等。1933年,在瑞金葉坪紅軍廣場,召開了全蘇區第一次規模較大、有組織、有計劃的“五卅”赤色體育運動會。在毛澤東、朱德、賀龍等領導人的倡導下,延安時期軍事體育得到了空前發展,並且滲入到軍隊和廣大的羣眾隊伍中。這個時期軍事體育的蓬勃發展,極大鼓舞了全軍抗戰的鬥志、增強了全軍的凝聚力、豐富了邊區文化生活。

新時代軍事體育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堅持用打仗的標準推進軍事鬥爭準備,不斷強化官兵當兵打仗、練兵打仗的思想,堅持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部隊”。

  新時代,為實現黨的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我國軍隊做出了 “按實戰要求訓練,按訓練去實戰,使訓練和實戰達到一體化”的戰略部署,制定完善了《軍事體育訓練大綱》,其中通用課目訓練與考核(男)分為3000米跑、單槓/俯卧撐、仰卧起坐、30米×2蛇形跑這四項體育運動項目。同時射擊、跳傘、攀巖、定向運動、野外生存等軍事體育項目已經走向了社會化,成為人民喜聞樂見並且深受歡迎的體育形式,並且迸發出勃勃的生機。

  縱觀古今,不論戰爭形態如何演變,強健體魄、保家衞國是軍事體育發展的根本歸宿,這與體育事業發展的本質——“參加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不謀而合。而自古以來將士們身上所體現的愛國精神、奉獻精神、創新精神和無畏精神,與中華體育精神一樣時刻激勵着我們挺起中華民族的脊樑!

  注:圖片來源於《中國古代體育文化源流》和《中國紅色體育豐碑》。